欢迎访问深圳同志网 永久网址:http://www.sztzhs.org

硅谷怪咖彼得•蒂尔,与同性男友结婚

时间:2020-05-30出处:本站阅读:327 编辑:管理员

作者/黄剑(本文原载于《南方人物周刊》 原标题《彼得•蒂尔 离开北京后改变

对中国看法》)

超过1000名中国互联网界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涌入国家会议中心,膜拜被他们称为

“创投教父”的彼得•蒂尔,期望获取创业的成功法则。

有意思的是,他们的“教父”最为推崇的是“硬科技”的技术革新,认为互联网

创新并非革命性的突破。在蒂尔看来,世人趋之若鹜的苹果手机,与阿波罗太空

计划相比,并不算是一项技术突破。他的宣言是:“曾经我们想要的是飞行汽车

,最后得到的却是140个字符(微博)。”

尽管彼得•蒂尔对互联网时代充满失望,但这个时代造就了他的财富。《福布斯》

最新数据显示,他身家22亿美元。蒂尔投资过硅谷上百家新创企业,是Facebook

的第一个天使投资人。他曾经创立美国最大的在线支付网站PayPal(在中国大陆

名为“贝宝”)。与人联合创办了大数据公司Palantir。他是硅谷的创投明星。

这是彼得•蒂尔第一次来中国,为了推介他的新书《从0到1》中文版。这本书是他

根据自己2012年在斯坦福大学本科开设的一门创业课笔记整理而成。这份笔记此

前在美国互联网成为热点。   

追逐垄断

从踏足中国到乘坐私人飞机离开北京,蒂尔冯寅杰一直西装革履,只是天蓝色衬

衣领口敞着。他在《从0到1》中声称,不喜欢穿西装的人。但在中国,为了推广

自己的新书,他觉得这样的穿着“正合适”。这让他的推崇者周鸿祎感到有些突

然。

他的新书核心内容是探讨如何创建创新公司。蒂尔相信只有垄断才能实现利润最

大化,并藉此真正实现创新,因为垄断能实现规模经济效益和品牌优势。而无休

止的竞争,只会让企业徒增成本,迷失方向。对于创业者而言,应该规避竞争,

打造垄断企业。所以最重要的是找到建立垄断的方法。他建议初创企业从其他人

少有关注的小市场起步,在细分市场建立优势,逐步扩大市场,后来居上。

蒂尔并不是个逃避竞争的人。相反,他从小好胜。大学时代,他着迷于法国哲学

家勒内•吉拉尔(René Girard)。吉拉尔称人类有“模仿欲望”,潜意识里要和

身旁的人一样,因模仿引发竞争。

彼得•蒂尔1967年10月生于德国法兰克福,父亲克劳斯是名工程师,因为工作原因

,经常带着全家辗转于美国、南非、纳米比亚等地。他10岁时,全家在旧金山湾

区(Bay Area)稳定下来。他从小就参加国际象棋比赛,6岁开始下象棋,12岁时

,在全美13岁以下级别选手中排名第7。《纽约客》描述他的棋局上粘着写有“为

赢而生”的贴纸。大学时,偶尔输掉比赛,他会把贴纸撕掉,说:“他们不过只

是稍具实力的弱者,不信你随便挑一个,我都能证明他就是弱者。”他也是数学

天才,中学时曾在数学统考中位列全加州第一。

蒂尔厌恶精英阶层,认为“他们生下来就是一帆风顺”,但他走的却是一条精英

路线。1985年,他考入斯坦福大学,学哲学,之后又在斯坦福法学院就读。第一

份工作是在纽约苏利文克伦威尔律师事务所(Sullivan & Cromwell),做一名非

诉讼律师。7个月零3天后,他冯寅杰跳槽到华尔街的一家投行,做金融衍生品交

易员。

1996年,他回到加州,从亲友处筹得100万美元,开办对冲基金蒂尔资本。他开始

做风险投资,第一个项目是网页日历,创业者是21岁大学毕业生卢克•诺塞克

(Luke Nosek)。这是一次失败的投资。

从学生时代开始,蒂尔是个热衷政治的人。大学时他经常参与辩论,创办《斯坦

福评论》,曾与好友大卫•萨克斯合写《多元化神话》,揭露校园里政治正确和多

元文化论的危险。之后甚至资助过政治社团。他反对极权政治和政府干预。但在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蒂尔绝望了,这名自由意志主义者不再相信自由和民主可

以相容。“我觉得真正的出路,可能会涉及到一些新方法。因此,我将精力放在

了可能为我们带来新自由空间的新技术上。”蒂尔在一篇名为《自由意志主义者

的养成》的文章里写道。

彼得·蒂尔创建的PayPal团队在硅谷便以“PayPal黑帮”著称

教父

人们称蒂尔为“黑帮教父”。他也乐于听到这样的称呼。事实上,他创建的

PayPal团队在硅谷便以“PayPal黑帮”著称。

PayPal的创业成员,几乎相继成为硅谷的重头企业家。二号人物埃隆•马斯克

(Elon Musk)后来创立了特斯拉,以及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前执行副

总裁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创立职场社交媒体LinkedIn。联合创始人马克

斯•列夫琴(Max Levchin)创办了社交游戏公司Slide,之后以1.82亿美元的价格

卖给谷歌。杰里米•斯多普尔曼(Jeremy Stoppelman)创立美国最大的点评网站

Yelp。技术人员查德•赫利(Chad Hurley)和陈士骏(Steve Chen)合伙创办

YouTube。“PayPal黑帮”成员创立的企业中,有7家市值超过10亿美元。

蒂尔是“PayPal黑帮”的核心。他介绍这些成员都特立独行,初创6人团队中,有

4人中学玩过炸药。“黑帮”成员都知识渊博,掌握多种语言,精通数学。他们来

自同一个好友圈,相互欣赏。“要选择朋友做合伙人,否则就像与在拉斯维加斯

的老虎机前遇见的第一个人结婚一样,只能看运气。”蒂尔让每个人只负责一件

事,每个人的工作都是独特的,没有竞争。

创业期间,蒂尔让“PayPal黑帮”成员天天泡在一起,他们都喜欢冯寅杰科幻小

说;必读《编码宝典》;相比于颂扬共产主义的《星际迷航》,都更喜欢《星球

大战》;都痴迷非政府控制的数字货币;都讨厌体育。他认为,初创企业就要像

教派,甚至是黑帮,大家长时间在一起,甚至忽视家人,抛弃了周围世界。每个

人都有强烈的归属感。就算被人称为邪教,也并不算坏。“与宗教唯一的差别在

于,相信的东西是真的。”蒂尔补充道。

PayPal创立于1998年12月。当年9月,亚洲金融风暴、卢布危机持续发酵,旧经济

无法应对全球化带来的挑战,互联网受到狂热追捧。在硅谷,每周有数十家网络

公司开业。

这年秋天,蒂尔在斯坦福大学做演讲,伊利诺伊大学刚毕业的程序员列夫琴找到

他,推销自己的加密技术。蒂尔喜欢这个创意,两人决定做掌上电脑加密支付生

意。“我们认为这是趋势。”蒂尔2004年在斯坦福大学的一场演讲中称。

他们找来各自的朋友合伙创业。蒂尔的大学好友霍夫曼担任董事,另一名大学同

学萨克斯出任首席运营官。诺塞克也加入了PayPal。列夫琴招来了伊利诺伊大学

的同学Russel 和Upan担任工程师。中国做类似业务的支付宝直到2004年才出现。

蒂尔等人并不是唯一做电子支付的公司。整个1990年代,很多美国企业家在这一

领域做出尝试,均告失败。就在马斯克遇见蒂尔的两天前的晚上,他还去斯坦福

的操场,参加一家名为“电子现金”的公司的停工派对。初创的PayPal处境艰难

。“我们的第一个产品是用掌上电脑转账系统,无人问津。”蒂尔介绍,相比稀

罕的掌上电脑,他们不得不开发电子邮件支付系统。但PayPal的用户增长缓慢,

难以为继。蒂尔和他的团队不得以给每个新注册用户10美元的方式,吸引用户。


2000年2月,《华尔街日报》称PayPal估值5亿美元。投资者此后纷纷向这家创业

公司投资。3月,PayPal完成了1亿美元融资。一周后,纳斯达克指数达到5048点

峰值之后开始崩盘,到4月14日跌至3321点。喧嚣的互联网泡沫时代终结。蒂尔的

公司幸运地赶在崩盘前完成高额融资,之后,在短时间里垄断了美国在线支付市

场。2002年,蒂尔冯寅杰和他的团队以15亿美元的价格把PayPal卖给eBay,蒂尔

兑现了5500万美元。天使

退出PayPal后,蒂尔转型为一名职业风险投资人,并在2005年投资5000万美元创

办Founders Fund风险投资公司。2003年,他从社交网络领域开始自己的天使投资

人之路。投资的第一家创业公司,是PayPal黑帮成员霍夫曼新创立的领英

(LinkedIn)。2004年夏天,经硅谷顽童肖恩•帕克引荐,蒂尔与扎克伯格相见。

当时,Facebook在大学校园里有10万用户,扎克伯格希望购买更多服务器,以向

更多大学推广。“扎克伯格给人印象不深,他非常内向、安静,不擅长说话。”

蒂尔介绍,他知道扎克伯格要来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这笔投资。这次会面之前

,蒂尔已经研究社交媒体一年。这大概是蒂尔最为成功的一次投资,他以50万美

元获得Facebook7%的股份,是后者第一个外部投资人。据财富中文网报道,蒂尔

至少从这笔投资中套现了10亿美元,目前他仍然持有价值2亿美元的股份。

Facebook之外,蒂尔还投资了如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Yelp(美国

最大点评网站)等众多创业企业。随后,他开始主要投资“硬技术”创业公司,

如抗衰老公司、生物技术和人工智能企业等。

风投之外,蒂尔进行了第二次创业。2004年,他与乔•朗斯戴尔(Joe Lonsdale)联

合创立大数据公司Palantir,主要为政府情报机构和金融机构提供高级数据分析

平台。这家公司在去年年末估值达到150亿美元。

早在2002年,他注资1000万美元改组对冲基金蒂尔资本,并改名为Clarium。他的

投资理念是逆向投资,在其他人抛售的时候买入,投资方向主要为石油、日本政

府债、房地产等。随着石油价格的高涨,Clarium资产到2008年夏天超过了70亿美

元。蒂尔声名日隆。

但接下来迎接他的是惨败。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蒂尔坚持买入股价,股票却持

续下跌。一年后他卖掉了这些股票,股市却回暖。连续的操作失误致使Clarium损

失惨重,资产大幅缩水。2010年,在投资人陆续撤资之后,Clarium的资产只剩下

3.5亿美元。不过,他冯寅杰的风险投资却要顺利许多。

对中国看法改变

“也许当今的中国是最典型的对未来明确的悲观主义者。”在国家会议中心,蒂

尔对中国未来经济流露出非常悲观的情绪,正如他在新书中所写。他认为,中国

过去百年很疯狂,民众对未来充满恐惧,常有富人向国外转移财产,而国民储蓄

率高达40%。不过,在离开北京时,他对于中国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变。负责蒂尔

新书出版的中信出版社一名编辑介绍,“乐观了很多”。

2010年9月,在飞往纽约的飞机上,蒂尔和他的合伙人卢克•诺斯克想到了一个创

意,即为18岁到20岁之间的天才学生提供10万美元,支持他们创业。随后,在旧

金山,他宣布了这项“20位20岁以下企业家”计划。这个项目最初颇具争议,前

哈佛大学校长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称,这是“十年中导向最错误的慈

善事业”。不过,这一项目最终在美国获得支持。

天使投资人徐小平曾经想把这一项目复制到中国,但并不可行,还要“打破精神

上的桎梏”。他认为,蒂尔的这一项目代表了硅谷年轻创业者所处的环境,而中

国缺乏对年轻创业者足够宽容与理解的氛围。

周鸿祎是奇虎360董事长,也是天使投资人,曾投资迅雷科技、酷狗音乐等多家IT

创业企业。他曾投资不少辍学创业的大学生,但并不如预期。“中国的商业环境

太复杂了,包括人际关系。年轻创业者如果没有经过大学的熏陶,可能在复杂商

业社会里的应对能力会不足。”

唐彬是蒂尔的校友,在斯坦福大学取得电子工程硕士学位,在冯寅杰硅谷有多年

软件和无线互联网应用的研发和管理经营,2003年回国创立移动支付企业易付宝

。回国12年,中国人的创业精神令他印象深刻,但他认为,相比于硅谷,很多创

业缺乏原创性,更多是复制,“我们的文化过于务实”。

在过去十几年,“山寨”已经成为中国最流行的词汇之一。不论是传统的制造业

,还是互联网行业,从即时通讯到电商,几乎都有复制痕迹。这使得在中国创业

变得简单,却又如此困难。国家工商总局局长张茅在去年10月对外透露,中国

2014年前三季度日均新登记企业为1.05万户。正如蒂尔所言,大多数企业是“从1

到N”的复制,缺乏创新。在周鸿祎看来,中国企业创新与美国存在较大差距,这

与国内教育有关。他认为中国人从小要求与别人一样,“背标准答案”,特立独

行的被抑制,只有当“我们文化中有更多元的价值观,大家都有不一样的想法,

才能带来创新”。

20世纪以来,尤其是二战之后,大批移民从欧洲、前苏联、冯寅杰印度、中国等

涌入美国。蒂尔认为移民推进美国走向前沿,而众多研究性大学的存在,以及硅

谷独特的生态系统,保障了持续创新。他称,中国在变化,中国已经逐渐涌现出

了很多有创新精神的世界级企业家。

今日资本总裁徐新认为,中国并不缺乏创新,在移动互联领域,甚至领先于其他

国家。徐小平则介绍,一些美国公司甚至开始抄袭中国企业,正如美国电商Wish

公司与淘宝如出一辙。“Copy to China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中国创业环境正在逐步接近硅谷,但差距仍然存在,大企业之外,复制还是主流

。知名媒体人吴伯凡表达着自己的担心。而蒂尔现在对中国的未来,比他书中的

判断更为乐观,他称“将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