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深圳同志网 永久网址:http://www.sztzhs.org

同性之间在一起会长久么?

时间:2020-05-30出处:本站阅读:302 编辑:管理员

我还在读硕士的时候,有一个大概三十多岁的男人叫老徐,是个中学老师。他恋人


得了癌症,他带他来上海做最后一场赌注,想看看能不能治好他恋人的病。
我至今都记得那个患者的样貌,看起来温文尔雅饱读诗书的样子,如果不是疾病的

关系,应该是个非常帅气的中年男人。但那时却因为癌症的关系,他的身影很单薄


他不能说话,俗话叫“哑巴”,是当地的一个聋哑学校的老师。
当时我的上级医生看过他从老家省城医院带来的各种检查结果以后,说不用再浪费

钱做检查了,他这样的病还是少点颠簸待在家好好休养比较好。
那几天我也比较忙,所以就没怎么注意老徐的事情。后来不知怎么的,老徐帮那个

患者办了住院,说是一定要试试手术。
大家都知道,晚期癌症手术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而且手术还会给患者带来不必要的

身体负担,当时我们老板都说他这是何苦呢。
果不其然,当时打开以后主刀的医生说完全不能下手,于是在和老徐商量过以后把

腹腔关上了。
那时我还不知道他们俩的关系,真正知道他们是恋人关系,是在一个值班的晚上。
那天晚上快十二点的时候,在处理完一个病人的突发状况后我准备回值班室吃点干

填补肚子。
那个点病房的大部分病人几乎都睡了,准备进值班室的时候,我看见走廊的尽头坐

着一个人,那里的光线很弱,我隐隐约约地看见,好像是老徐。
他坐在病房外的凳子上,低着身子,好像是在哭。
这种情况在我们科其实很常见,但是不知为什么,那一刻我却停下了脚步,很想上

前做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老徐一个人坐在走廊尽头的椅子上,默默地流着眼泪,眼泪一颗颗滴在地板上,看

着挺让人心疼的。
突然,那个患者走了出来,当时他刀口还没有完全康复,走步是会痛的,他捂着刀

口,一步一步缓缓地走到老徐的面前。
老徐没想到他还没睡,慌手慌脚的把眼泪擦掉。他走到老徐的面前,把手放在他的

肩膀上,老徐一下没忍住就哭出来了,拉着他的手泣不成声。
那个患者是个哑巴,他慢慢的捧起老徐的脸,笑着对他摇了摇头,就好像在说“没

事的”,然后轻轻地擦去老徐的脸上泪水。
很多人都说医生见惯了生死变得冷漠,但那一刻我的心其实是很难受的。不是医生

对生死无感,而是我们必须这么做而且要做得很好才能不影响自己的工作,这是对

患者负责。
我当时站在玻璃门的后面,无比心酸。
过了几天他们准备出院,当时老徐问我外滩该怎么去,想带他去看看,那会我刚好

准备下班回家,就直接对他说“我带你们去吧”。
傍晚的上海开始被五颜六色的灯光点亮,漂亮得不像话,虽然在上海也有那么些年

了,但是每次看到都还是会情不自禁地觉得很赞叹。
那天我带他们吃了许多我觉得好吃的东西,老徐不依不饶地一直拿着几张百元大钞

硬要往我手里塞,说是我带他们来已经很感谢了,绝对不能花我的钱。我是不答应

的,说认识这么多天也算是好朋友了,他们来上海就是客人,我是真的很想好好招

待他们,觉得请他们吃点东西这点小事我还是能做的。老徐怪不好意思,一直说谢

谢谢谢。
等走到外滩,看到那些美丽的灯光美丽的建筑物,老徐笑了,他看着他的那位恋人

,拉住他的手想要带他过去看那些迷人的景色,可是想起我在旁边,又突然把手放

下。
我对他们笑了笑,说没事的,然后掏出手机对他们俩说“我帮你们照一张相吧”
老徐顿了顿,笑着对我点了点头,牵着他的手走了过去。
那天江边的风无比柔和,人来人往的游客看起来也都很温柔。
我对他们俩说了一句“我要照咯”,老徐伸出手,紧紧地搂着他,老徐笑着对镜头

说茄子,眼眶却早已湿润。
他也许在想,这可能是他们俩最后一张合影了吧。
后来,我把照片洗好了寄过去,在半年以后收到了老徐寄过来的特产。
他说,他过世的之前的日子里很开心,那包特产是他和他一起亲手做的,希望我可

以喜欢。
他还说,他会一直活在他的心里,永远都不会忘记。
我想要回信,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斯人已逝,当时想着还是让老徐一个人好好平

复吧。
后来的某一天,我又带着他们两的那张照片回到了当时拍照的地方,江边依旧是人

来人往,风儿也依旧那么温柔,只是照片上的另外一个人,已经永远离开这个世界

了。我学着网上的做法,把他们俩的那张照片和真实的背景重合起来,就好像回到

了当时他们俩拍照的那晚。
我想,他们的长久,也许会比我们很多人的轰轰烈烈,都要更加平淡真实,却又刻

骨铭心吧。
我把那个场景拍下来,寄给了老徐,写上:
你们一直都在一起。